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,免费民间故事大全

清光绪年间,黄河岸边有个村子叫赵家堡,村里有一户人家,男人叫赵宝山,妻子叫孙红梅。

赵东山家有二十多亩地,两头牛,一个宅院,大小六间房子。在村子里算是中等家庭。

夫妻俩生了两个儿子,大儿子叫赵进南,今年二十岁,娶了个妻子叫周云芳。小儿子叫赵进东,今年才十四岁。

平日里,赵宝山领着两个儿子种地。父子三人分工明确,父亲赵宝山和大儿子赵进南负责耕种收获,小儿子赵进东负责放牛,喂牛。而婆婆孙红梅和儿媳周云芳在家洗衣做饭,操持家务。

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,免费民间故事大全

按说一家人没有一个吃闲饭的,虽然没有大富大贵,但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平平安安,和和美美,而且儿媳周云芳也已经怀孕,一年后就会给这个家庭增添第三代人,到时候,这个家里会平添许多欢乐,这日子也过得也甚是滋润。

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

这年夏天,黄河发大水,父亲赵宝山到河里捞柴禾,被卷进漩涡,两个时辰后才被捞出来,捞出来后人就没了。一家人悲痛不已,孙红梅哭得晕了过去。

家里的顶梁柱没了,天好像塌了。赵宝山在的时候,赵进南虽然已经二十岁了,但只是跟着父亲干活,父亲说咋干他就咋干,从来没有操过心。现在父亲走了,他不知道该干什么了。因此,别人家的地都犁完了,他才急急忙忙去犁地,但一步晚,步步赶不上,种地又比别人家晚了好些天,长出来的庄稼收获也比别人家少许多。

父亲走了,小儿子赵进东除了放牛喂牛,还得帮哥哥犁地、种地、收割庄稼。经过一年的忙乱,才慢慢学会了种地。

然而,也许是丈夫的死,对孙红梅的打击太大,就在赵家的日子逐渐转入正轨时,她的身体又出了问题,经常出现头晕眼花的现象,饭也吃得少了,常常睡不着觉……

半年后,孙红梅还是走了。

孙红梅走了,周云芳的日子就不好过了。怀孕六个月的周云芳挺着大肚子还要给丈夫和小叔子洗衣做饭。

看着嫂子挺着大肚子干活,赵进东便主动承担了洗衣服、刷碗的家务。周云芳怀孕八个月的时候,赵进东对哥哥说,哥,不能再让嫂子干家务活了,以后,饭你来做,洗衣服、刷碗和其它家务活我全包了。赵进南说,好。

一个多月后,周云芳生下了一个儿子,取名赵玉宝,赵进南和赵进东弟兄两个就更忙了,既要忙地里的庄稼,又要忙家务,还要伺候周云芳坐月子。

忙碌了一个月后,周云芳能做饭了,弟兄两个才稍微清闲了一些。

就这样,一转眼,三年过去了,周玉宝也三岁了,而赵进东也十七岁了,也到了娶媳妇的年龄了。

进南对云芳说,进东也不小了,也该给他娶媳妇了。

云芳说,爹和娘在的时候,是攒了一点银子,但给他们办丧事也花得剩不了多少了,我又才生了儿子,拿什么给进东娶媳妇呢?你以为给人家姑娘家笑笑就嫁给你了?

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,免费民间故事大全

进南虽然心里不高兴,但觉得妻子说的也是事实,也就不再提这件事了。

然而,周云芳却提出要和小叔子分家。

赵进南坚决不同意,说弟弟进东还没有成亲,怎么能分家?

周云芳说,分了家就不能成亲了吗?如果一直不成家就一直不分家吗?一辈子不成家就一辈子不分家吗?分了家,干多干少都是自己的,有什么不好?再说,分了家,进东会干得更好呢。

赵进南说,父母不在了,长兄如父,我是哥哥,有责任给弟弟娶媳妇成亲,再说,我们成亲的时候,是父母一手操办的,到了弟弟,我们能不管吗?

周云芳说,你不说我还忘了,我嫁给你的时候,爹和娘操办什么了?彩礼只给了二两银子,房子是旧的,床是旧的,就连洞房夜盖的被褥也是旧的,只给我俩做了一件新衣服……

赵进南说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那时候不是家里穷吗?可没有爹和娘,我们能成亲吗?现在,弟弟还小,分了家,你让他怎么生活?怎么娶媳妇成亲?

周云芳说,反正我不管,这家必须分,你要是不分家,我就带着孩子回娘家去……

赵进南说,你真是不可理喻。

赵进东说,哥,要不,咱就分家吧。

进南说,不能分,绝不能分,什么时候给你成家了再分。

周云芳说,好,好,好,你们弟兄两个过吧,我带着孩子回娘家。说完带着儿子走了。

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,免费民间故事大全

赵进南生气地说,你嫂子也太不讲理了。

进东说,哥,别和嫂子生气了,你去把嫂子和侄子叫回来,咱们分家吧。

进南说,进东啊,你不会犁地也不会种地,也不会做饭,分了家怎么生活?

进东说,哥,我都十七岁了,不会可以学嘛,谁也不是生下来就会,你不也是跟着爹学的吗?

进南说,进东,你别说了,爹和娘不在了,我是你哥,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,你嫂子在娘家住几天就回来了……

然而,周云芳回去都快半个月了,还不见回来,赵进南有点着急了。进东也很着急,他不想因为自己而让哥嫂之间不和。哥,你还是去把嫂子接回来吧,分家就分家,也不是多大的事。

赵进南觉得这样下去还真的不行,便去将周云芳和儿子接了回来,并答应云芳和弟弟分家。

然而,接下来在如何分家上又和云芳吵翻了。

赵进南要把家产一分为二平分,周云芳不同意。她说,赵进东给家里出什么力了?你和爹种地的时候,我在家里和娘洗衣做饭做家务,那时候,他还在家里玩耍,后来也只是放放牛,干点杂活,凭什么要分一半家产?再说,现在我们三口人,他只有他一个,凭什么分一半?我看给他分四分之一都多……

进南说,云芳,你怎么能这么说呢?没分家,财产就是大家的,无论干多干少,财产都要平分才公平,他干的少是因为他年龄小。再说,他现在一个人,成了亲,生了孩子,不也和我们一样吗?

周云芳说,不对,干得多就该得的多,干得少就该得的少,分了家再成亲,生孩子就和分家没关系了……

进东说,哥,就按嫂子说的分吧,我一个人,分多少都可以。

云芳说,还是进东懂事。进东,你说怎么分吧,我看你哥就是和糊涂蛋。

进东说,哥,嫂子,你们也别吵了,让外人知道了笑话,有什么一家人好商量。这样吧,我不会种地,要地和牛犁耙也没用,房子吧,我一个人住一间也就够了,其它,我自己用的我带走就是,嫂子你看这样行不行?

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,免费民间故事大全

云芳说,行行行,一间房子怎么住啊,院子外面那三间茅屋分给你吧。

进东说,好,这样分得更清楚一些,不在一起搅了。

进南实在看不下去了,大吼一声道,你这样分,和让弟弟净身身出户有什么区别?简直是胡闹,我不同意!

周云芳也怒道,进东都同意了,你凭什么不同意?就按进东说的分!

进南的倔脾气也上来了,平日里从未发过火的他拿起桌子上的碗“啪”地一声摔在地上,说,爹和娘走了,我说了算,家产我和进东一人一半,你一个外人,瞎咋乎什么?……

周云芳也火了,好啊,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个外人,好,孩子我也不要了,我走……

进东赶紧拉住嫂子说,嫂子,你别生气,我哥在气头上说话没轻重,你不要在意……

但云芳不听,还是气呼呼地回娘家去了。

进东说,哥,快去把嫂子追回来。进南说,别理她,让她去吧,有本事就别回来。

进东说,哥啊,你怎么这么固执啊,嫂子说的也有道理,你们现在三口人,如果,嫂子要是再生孩子,人口就越多,吃饭的人就越多,没有地吃什么啊?如果不分家,我恐怕一年两年也娶不了媳妇,我要那么多财产干嘛?再说,我不要也是留给我的侄子侄女的,有什么不好嘛?快去把嫂子叫回来吧。

进南叹了一口气说,唉,进东,都怪哥没本事,没有给你娶下媳妇。哥对不起你……

进东说,哥,你说什么呢?爹和娘死得早,你和嫂子对我够好了,别胡思乱想了,我的愿望就是哥一家人和和睦睦,你就答应嫂子的分法,去把她叫回来吧。

进南说,不惯着她,爱咋地咋地。

然而,让进南想不到的是,儿子赵玉宝见娘走了,哭闹着谁也不要,就要娘。进南生气了,在儿子屁股上打了一巴掌,结果,玉宝哭得更厉害了。后来,终于把他哄得不哭了,但他俩得一个人留在家看玉宝。可这马上就要收庄稼了,要两个人起早贪黑才能收完,一个人看孩子,一个人收割,就会误了大事的。

无奈,进南只好来到岳父母家,答应按她说的分家,云芳这才回去。

于是,兄弟俩终于分家,二十亩田地和两头牛以及所有农具和宅院分给哥哥嫂子,弟弟进东除了自己的私人衣物,只分到一床被褥、一口小铁锅、一对碗一双筷子以及院子外面以前做牛棚的三间茅屋。

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,免费民间故事大全

进东没有地了,便去给大户人家当短工,这样,也不用自己做饭,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。

然而,进南一个人耕种二十亩地,农忙的时候,他起早贪黑还是忙不过来,于是,周云芳也带着三岁多的玉宝也到地里帮忙。然而,夫妻俩忙着种地,玉宝却哭闹着要娘带他玩。

进东看见了,来到哥哥地里对云芳说,嫂子,你把玉宝带回去吧,孩子还小不懂事,这么多地,哥哥一个人忙不过来,我来帮哥哥种地。

云芳说,进东啊,你这话什么意思,这是来看我笑话的吗?地多怎么了,分家可是你自愿的,是你自己不要地的,你走吧,我不要你帮忙。说完便在儿子玉宝屁股上踢了一脚说,闹什么闹,自己玩去……

玉宝被踢疼了,“哇”地一声大哭起来。

进东说,嫂子,地是我自愿不要的,我怎么会来看你笑话呢?玉宝还小,不懂事,你还是带他回去吧。

云芳说,不用,你也别动歪心思想着再回来重新合一块儿过,你走吧。

进东说,你别误会嫂子,我是真心来帮忙的,你还是把玉宝带回去吧。

云芳说,进东,你来帮忙也可以,我会给你算工钱的。

进东说,好吧嫂子,你快带孩子回去吧。

就这样,进东在哥哥家干了十天,一直帮哥哥把地种完才又去财主家干活。云芳拿出一百文铜钱给进东,说这是工钱。

进南说,云芳,你知道进东在财主家干一天活多少工钱吗?五十文。进东跟咱干活,起早贪黑,拼命干活,你一天只给他十文钱?

云芳说,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?进东不是你亲弟弟吗?弟弟给哥哥帮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?一天给十文工钱还少吗?

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,免费民间故事大全

进东说,哥,嫂子说的没错,我是你亲弟弟,帮忙种地,还要什么工钱?别人知道了还不笑话我们。说完就走了。

哥哥家地种完了,而财主家的地也种完了,不需要短工了,进东便上山砍柴卖钱,砍一担柴可以卖四十文铜钱。

这天,进东又上山砍柴,挑柴回来,在途中歇脚,一道士从他身边经过,突然停下来说,小伙子,你有福不享,却来砍柴卖钱,是不是傻啊?

进东说,我一个连媳妇都娶不起的穷小子,有什么福啊?

道士说,错,我看你面相,天庭饱满,印堂发亮,明明是有福之人,怎么能连媳妇也娶不上?

进东说,大师,我没说谎,我的确是家徒四壁,不然,怎么会上山砍柴卖钱呢?

道士说,你发大财了,回家拆了那三间茅屋,然后在西南角往下挖……

进东说,大师,您这不是要我命吗?我穷得就只有这三间茅屋了,拆了住哪?

道士说,听我话就是。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。

进东望着道士渐渐消失的背影,苦笑着摇了摇头,挑起一担柴往镇上去了。

卖完柴回到家,看着自己的三间茅屋,他又想起道士的话,于是,他绕着茅屋转了一圈,又进屋在西南角仔细看看,但什么也没看出来。这个道士,是不是疯了?

可他又一想,不对啊,道士又不认识我,怎么知道我家有三间茅屋?于是,他又到西南角仔细观看,但仍然没有发现什么。

算了,这道士也许真的是疯了,茅屋不能拆,拆了马上住哪?哥哥房子虽然很多,但如果回去住,嫂子又该误会我想回去了。

第二天,他又上山砍柴。

然而,还没走到山上,便听见身后有人喊,进东,快回去,你家房子着火了——

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,免费民间故事大全

进东一听,赶忙转身往家跑去。然而,等他一口气跑回家,只见他三间茅屋已经被烧得只剩下了四堵土坯墙。哥哥和邻居们正在茅屋前议论,手里提着水桶或端着脸盆,看来他们都是来救火的,只是茅屋被烧,很难把火扑灭。

哥哥看到弟弟回来,问他怎么回事?进东说,我也不知道啊,早上走的时候也没发现什么,而且我也没生火做饭啊……

哥哥进南说,回我家里住吧。过几天再帮你修。然后,邻居们都回去了,进南也去地里干活了。

进东又在被烧毁的茅屋里查看,也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,这火是怎么燃起来的呢?突然,他又想起道士的话,拆掉你家的茅屋……难道这是天意?这茅屋地下真有什么?

于是,他找来铁掀,将茅屋西南角的墙挖掉,然后往下挖,结果,挖到大约二尺深的时候,发现了一个铁箱子,他将铁箱子拿出来,打开一看,差点叫出声来,原来,铁箱子装着满满一箱子金银珠宝,粗略估计,价值至少在五百两银子以上。

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,免费民间故事大全

进东赶紧将铁箱子盖上,又脱下衣服将铁箱子裹在里面,然后往镇上的珠宝店去了。

到了珠宝店,掌柜的一查验,这箱金银珠宝价值六百两银子。于是,进东将金银珠宝全部兑成银子,留下一百两,其余五百两存入镇上的钱庄。

回到家,他把挖到金银珠宝的事给哥哥进南说了,并拿出一张三百两的银票给哥哥。

进南说,进东啊,这茅屋分给你了,茅屋里的东西就是你的,我不能要,这事别让你嫂子知道。

进东说,哥,茅屋虽然分给我了,但地下的金银珠宝应该是祖上留下的,也有你一份。

其实,进南听父亲讲过,赵家往上数四代,也就是进南和进东的曾祖父曾经是大财主,家产万贯,是当地的首富,这个铁箱子应该是祖上埋下的。

进南说,茅屋分给你了,这银子也就是你的,我不能要,也没道理要,还是你拿上,到镇上买一座宅院,再买几十亩地,娶个媳妇,好好过日子。

进东说,哥,那我就暂时替你保存着,你什么时候需要,就给你。

进南说,进东,你嫂子那样对你,这茅屋也是她分给你的,我不会要一文钱的。

进东说,哥,别给嫂子计较了,这些银子我先给你存着。茅屋没了,以后在那里再给玉宝盖一座院子,我这就去镇上买房子。

进东来到镇上,花了八十两银子买了一座宅院,然后又花了一百五十两银子买了三十亩地,雇了一个长工,一个短工,接下来就给自己娶媳妇。

进东一夜暴富的消息很快传遍全村,有很快传遍全镇,各路媒人争着给他说媒,其中很多是大户人家的姑娘,但进东最终娶了一个老实本分的乡下普通人家的姑娘。

姑娘叫谢美珍,虽然没有沉鱼落雁的容貌,却也生得端庄,而且勤劳善良,温柔贤惠,成亲后,小两口十分恩爱,让人羡慕。

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,免费民间故事大全

却说进东的嫂子周云芳当然也知道小叔子一夜暴富,而且也知道了他从三间茅屋下面挖到一箱子金银珠宝,价值六百两银子,成为全村甚至全镇最富的人,她肠子都悔青了。

于是,她又开始闹了,对丈夫进南说,进南,你说这祖宗留下的财宝,是不是应该也有我们一份?六百两银子啊,不能让你弟弟一个人独吞了吧?

进南说,那是祖宗留下来的不假,但你不要啊,不是你吵着闹着把三间茅屋分给进东的吗?现在见茅草屋下面有金银珠宝了,又来分了?你让全村人说说,咱们该不该分人家的银子?你知道村里人怎么骂我们吗?即便进东愿意给,我们还有脸要吗?

云芳说,进南,我是你妻子,我这样做不是为了咱们这个家吗?不是为了孩子吗?你怎么老是向着外人说话?

进南说,我不是向着我弟弟,咱们做人要讲理,是咱们的要,不是咱们的就别要,反正,我是不会要这些银子,它就应该是弟弟的……

云芳又生气了,带着儿子又回了娘家。然而,刚回到娘家,娘家就出事了,她爹上山砍柴从山崖上掉下来,人昏迷不醒,被抬进镇上医馆,大夫说,我们治不了,快去县城医馆吧,晚了怕就活不了了。

于是,他们赶紧雇了一辆马车,将人拉到县城医馆,但大夫说,治好需要一百两银子,先交五十两。

云芳娘家也是普通人家,别说五十两银子,连十两都拿不出来。怎么办?云芳给大夫跪下,求大夫赶紧救人,银子我们想办法。但大夫说,不交银子不给治。云芳一家人急得直哭。

这时,进南和进东赶来了,进东拿出一百两银票给了大夫说,赶快救人。

有了银子,大夫便立即进行救治,经过抢救,命总算保住了。大夫说,再晚一会,人就完了。

云芳扑通一声跪在小叔子面前说,进东,嫂子对不起你……

进东扶起嫂子说,嫂子,都是一家人,你也是为了家为了孩子,我理解。爹娘去世早,我是跟着哥哥嫂子长大的,我不会忘了你们对我的好,茅屋下面的金银珠宝是祖上留下来的,哥哥也有一份,一共是六百两银子,这二百两银票你收下……

民间小故事短篇在线阅读,免费民间故事大全

云芳又后悔又惭愧说,进东,你已经拿了一百两银子来给我爹治病,我已经感激不尽了,这二百两银子嫂子不能要,茅屋是嫂子分给你的,这银子就应该是你的,嫂子以前做错了,你就原谅嫂子吧。

进东说,嫂子,都是一家人,就别说两家话了,一起过日子,难免磕磕碰碰,过去了就别再提了。

半个月后,云芳爹治疗得差不多了,大夫说回家再养些日子就完全好了。

之后,兄弟两家经常走动,亲如一家,云芳和美珍两个妯娌也亲如姐妹。云芳又生了一个女儿,美珍生了一对龙凤胎,长大后,堂哥堂姐、堂弟堂妹之间也关系也非常密切,谁家有喜事,都会一起祝贺,谁家有难,都会出手帮忙。进南和进东都活成老寿星,直到八十多岁才寿终正寝。

点击在线免费取名天赐佳名网

天赐起名网,国学周易八字百分美名,大师人工一对一起名添加 微信:stura998  备注:起名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wg0318@163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tianciqm.com/1517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