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离婚协议书范本(最新版),2022年离婚协议书范本(最新版)免费

022年离婚协议书范本(最新版),2022年离婚协议书范本(最新版)免费"

医院产房

  一个医生脚步匆忙地往外跑,大声问道:“许菲的家属是哪位?”

  “我。”叶嘉言放下了翘起的二郎腿,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。

  “产妇大出血,现在大人和孩子恐怕都有危险,保大保小?”

  沉默,男人并没有开口。

  “快一点,产妇马上不行了,一尸两命懂不懂!”医生再次开口催促。

  “保小。”

  男人薄唇轻启,吐出来的话语冷若寒冰。

  叶父叶母对视了一眼,纷纷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满意之色。

  正在准备手术通知书的医生听到声音后动作一顿,快速地抬眼扫视了一下面前的这几个人,衣着考究,气质尊贵,一副商业大亨的做派。

  “签字!”

  叶嘉言看着递过来的病危通知书,犹豫了片刻,还是提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产房里,许菲十分虚弱地躺在产床上,平时朝气蓬勃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。

  “保小是吗?”许菲深吸了一口气,费力地开口询问。

  “夫人你的家人没来吗?如果你的母亲在这里,绝对不会同意他们做下这种决定。”

  医生面露不忍,24岁的产妇,何愁再怀不上孩子?

  “帮我把我先生叫进来吧,如果他不来,就告诉他我不生。”

  一滴眼泪从许菲的眼角滑落,一时间她已经分不清是自己的心更痛还是身体更痛了。

  叶嘉言走进来的时候,满眼的红让他一时间五味杂陈。

  女人都是这样生孩子的吗?

  所以为什么要怀他的孩子?

  他伸手抚开她被汗浸湿的碎发,又捏住了她的下巴,让她被迫吐出已经咬破皮了的下唇,这个女人狼狈得一塌糊涂。

  “为什么叫我来?”

  许菲费力直视着一身板正的男人。

  他干净整洁,与周遭的一切都格格不入,她突然就恨透了他。

  “如果我还能活下去,我要离婚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一天后,月子中心。

  许菲低头看着被针管扎得青紫的手背,意识渐渐回笼。

  平静无波的脸上看不出悲喜,她抬手按响了召唤铃,让护工拿来了她的电话。

  “师哥,麻烦你帮我拟定一份离婚协议书……嗯……我净身出户……没有其他要求了,就是越快越好送到月子中心来。”

  净身出户,不是她多有钱,她只是不想都离婚了还被叶家人说她临走还要贪上一笔。

  凭她的本事养活自己不是问题。

  叶母来的时候,许菲正扶在窗边缓慢地散步。

  这个小贱蹄子还挺会保养。

  “许小姐,这里住得可还习惯?”叶母压住心底的厌烦,端起保镖递来的茶水,惺惺作态地开口问道。

  这就是她的婆婆,孩子都生了,还叫她许小姐,她从来就没得到过叶家的承认。

  许菲长睫微动,垂眸掩去眼底的悲切,“还算配得上叶家少奶奶的身份。”

  “哼,你刚生了个孩子可还记得?你关心过一句没有?”

  “您给过我关心的机会吗?”许菲不卑不亢地对上了叶母的视线。

  这个只会质问的婆婆她不伺候了,她要离婚了,她要离开这群心狠手辣的刽子手了。

  叶母的眼中,许菲高傲的姿态仿佛充满了蔑视,她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的刺眼。

  “啪!”

  叶母上前一步一巴掌扇在了许菲的脸上,用足了力气。她就是要这只高傲的白天鹅趴在地上,沾上满身的泥!

  “你到底有没有家教,有你这么和婆婆说话的吗?要不是你生了个孩子,我就让嘉言马上休了你!我告诉你,明天开始你给我孙子喂奶,我孙子必须要喝母乳长大!”

  许菲倒在角落里,一直手臂强撑着身体,微微地颤抖着。身体已经痛得麻木。

  再忍忍,等离婚就好了。

  “好。”

  “那就别不吃护工送来的餐食,鲤鱼汤给我使劲喝,不喝怎么下奶,我看你就是根本不想喂自己的孩子,我可怜的孙儿怎么就摊上了你这么个没心肝的妈!”

  她只是身子弱,清醒的时候并不多,哪里是故意不吃饭呢?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“大热天的害我跑这一趟,真是晦气!”

  叶母还想再说什么,看着许菲这副病恹恹的模样终是没再开口,直接转身离开。

  直到再也听不到跋扈的脚步声,许菲才彻底地躺倒在地上。

  原来她生了个儿子,以叶家重男轻女的程度,她的儿子应该不会受什么委屈吧。

  她认命地闭上了眼。

  孩子,妈妈不是不爱你,是妈妈坚持不住了,你能原谅妈妈吗?

  此时此刻,京市最高建筑的顶层办公室里。

  助理敲开了办公室的门,齐深走到了高档的红木办公桌前站定。

  总裁他每天都能看到,但是却还是免疫不了总裁身上散发的这种王者之气,每当他离得近了,他都想恭敬一些,再恭敬一些。

  “叶总,夫人打电话给了郑律师,说要拟定一份离婚协议书。”

  男人翻看文件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,“知道了,随她去吧。”

  “太太联系郑律师的话,一定会争取到一笔不小的财产,我需要让公司律师出面帮忙应对吗?”

  “你觉得我给不起?”叶嘉言从文件前抬起头来,露出了一张如雕刻般的俊脸,整齐的眉毛,高挺的鼻子,紧抿着的薄唇,除了没有表情,其余的一切都完美得恰到好处。

  他既然答应离婚,就不会差她的财产,就算是给他生孩子的报酬。

  “不是不是,老爷子那边怎么办。”齐深擦着头顶的虚汗再次开口试探道。

  “她要离婚,让她自己摆平。出去吧。”叶嘉言语气淡淡,声音透着不耐。

  齐深转身马上退出了总裁办公室。

  许菲,所有人都看出来是你贪图叶家家产,那你在用性命博什么?

  叶嘉言抬步走到落地窗前,俯瞰着整个城市,语气里是笃定的掌控感,“我倒要看看你找的律师能不能让叶家扒层皮!”

第2章

  傍晚,郑律师一身西装风尘仆仆地来到了许菲的面前。

  一个文件袋谨慎地递了过来。

  “谢谢师哥。”许菲伸手去拿,却意外地没有抽动,于是不解地抬眸看去,“师哥?”

  “菲菲,你考虑清楚了吗?”郑律师拿着文件的手还在不断收紧,“你知道我可以为你争取到更多,我可以让叶家吐出你应得的财产,你要相信我的实力。”

  许菲笑得干净清澈,一点也不像一个生过孩子的母亲,除了面色还有些苍白以外,美得晃眼。

  她稍微用了些力气,抽走了文件袋,打开以后粗略地看看,就直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“师哥我想好了,文件我会亲自给他,我什么也不图他的,如果离婚了,我还花他的钱我会恶心,我净身出户,净的是我的身心,不是别的。

  许菲放下笔,眸子里都是支离破碎的星芒。

  “我……会护你周全。”郑理没问缘由,只是一字一顿地说得慎重。

  “师哥,你帮我这些就够了,其余的我会自己看着办的,叶家也不是没人护我,爷爷一直对我不错,叶家势大,我不想你卷进这场风波。”

  “好,我等你……”离婚二字还没说出口,郑理的话就被嘭的一声巨响打断。

  叶芝芝扭着细腰,踩着一双最新款的羊皮小高跟气焰嚣张地走了进来。

  “呦,这才刚生了孩子就耐不住寂寞了?你这么饥渴,我哥知道吗?”

  许菲一愣,她这今天还挺热闹,平时也没见这么多人找她,母女轮流上阵,难道就为了给她找不痛快?

  她才刚生了孩子,就找上门来给她气受,真当她是病猫吗?

  当一个人爱到极致的时候,是不允许被伤害的,可是那个男人却给了她颠覆性的一击,把她视如草芥。

  那无孔不入的疼痛感,腐蚀掉了所有叫爱情的东西。

  没有了叶嘉言,她还会在意别人吗?

  她在手术室里的时候,就只有一个活下去的念头而已。

  郑理上前一步,挡在了叶芝芝的面前。

  “叶小姐,请你自重,作为一个律师,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,你的言行,已经对许小姐和我造成了名誉上的侵害,我有权告你诽谤。”

  叶芝芝闻言顿时语塞,毕竟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,还不知道怎么应付郑律师这种老油条。

  “你……我警告你,我是叶家大小姐,你敢对我无理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叶芝芝气的一手叉腰,一手指着郑理破口大骂。

  “噗。”

  许菲一个没忍住,直接笑出了声,笑的她这具刚生产过的身体肚子疼。

  “师哥,你回去吧,今天的事谢谢你了,等我出了月子以后请你吃饭。”

  许菲冲着郑理眨了眨眼,示意他快走。

  虽然叶芝芝在叶家没有实权,受宠程度也一般,但她毕竟是叶家的大小姐。

  像叶家这种有权有势的家庭,是不允许外人欺辱的。

  她在叶家混得这么差,却有全市最高级的月子中心,最昂贵的月子餐,服务最周到的护工。

  毕竟她现在也是明面上的叶家的少奶奶。

  郑理在许菲的催促下,一步三回头地走了。

  “说说吧,什么事?”

  “许菲我告诉你,你别以为你生了儿子就坐稳叶家少奶奶的位置了,我大哥不是你这种小门小户出来的女人能配得上的!”

  许菲掏了掏耳朵。

  “就这?”

  这话从她过门开始就一直听,她已经免疫了好吧!

  “你这是什么态度,真的以为自己母凭子贵了吗?我告诉你我刚才在会所看到我大哥和玥玥姐在一起呢。怎么样,是不是很伤心,只有玥玥姐那种完美女神才能配得上我大哥!”

  许菲闻言无所谓地看向了她:“嗯,还有别的吗?”

  “我大哥马上就会跟你离婚的,你得意不了几天了!反正你已经生下了叶家的孩子,到时候爷爷也不会再护着你,你只不过就是个生育的机器而已。”

  “哦,知道了。”

  许菲面色平静,离婚协议书她已经签好了,不是叶嘉言要和她离婚,是她不要叶嘉言了。

  叶芝芝觉得许菲的反应没趣,当她看见大哥和玥玥姐在一起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开心。

  她拒绝了同伴的邀请直接就跑来月子中心想来气一气许菲,结果许菲没气到,她自己却很生气!

  这个人好像有些变了,不是一味隐忍的模样了。但是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!

  叶芝芝走得头也不回,高跟鞋的哒哒声都没有来时的精神。

 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。

  终于,许菲的月子房重新归于平静。

  她有些累地躺倒在了床上,思绪翻飞。

  林玥玥,他的白月光呢,一个说话的声音都能滴出来水的女人,连她看见都想呵护一番,何况是他呢。

  他是恨她的吧。

  恨她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他的身边,所以他放弃的那么干脆。

  “我把你还给她,但我永远不会祝福你。”

  许菲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。

  等待的时间里,她心乱如麻。

  “哪位?”低沉性感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。

  “我是许菲。”

  这世界上,怎么会有一个人只是让她听到了声音,就难过的想哭呢?

  ……

  电话的那头似乎没有预料到这通电话,短暂的沉默让气氛变得更加尴尬。

  “产房的约定算数的吧?”许菲怕被挂断,忙稳住心神急急地开口。

  “算。”

  “你有空的时候来找我,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好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叶嘉言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。

  他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床上的她,皎洁的月光把小小的人儿映得有些透明。

  人的生命力果然顽强。

  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大大咧咧地躺在枕边的一角,他想忽视都不行。

  想离婚想到抱着睡?

  是抱着“离开他”还是抱着“叶家的家产”。

  骨节分明的大手捏着协议的一角,拖到了眼前。

  他有些嫌弃,紧锁着眉头,借着月光开始翻。

  “夫妻所有共同财产归男方所有,许菲本人自愿净身出户。”

  这是要玩什么花样?

  欲擒故纵,以退为进?

  他把协议又重新放在了她的枕边,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发现,动作加了几分小心。

  如果许菲醒着,就会发现,再不可一世的男人,也是有着七情六欲不能免俗。

第3章

  走出了月子房,叶嘉言又恢复了那副冷漠疏离的高冷模样。

  不管玩得什么花样,没有任何结果是他不能接受的。

  伸手掏出口袋里的电话,直接拨号给了他的助理。

  “一分钟,把郑理的电话给我发过来。”

  他吐字清晰,但是齐深却睡得迷糊,反应了好半天才想起郑理是哪位。

  郑大律师,毕业没多久因为一起明星离婚官司一炮而红。

  男明星婚内出轨,想要离婚还不给女方抚养费,借着全民关注的热度,郑大律师凭借着出色的外表,成功出圈……

  从此以后各大富婆离婚的时候,郑律师成了富婆们的唯一选择。

  若说离婚官司的头把交椅谁能坐,非郑大律师莫属。

  齐深用力拍了拍他的脸颊强迫清醒,现在是什么情况。